当前位置:551144.com永利澳门 > 551144.com永利澳门 > 李安导演也坦言这是在做实验
李安导演也坦言这是在做实验
2020-01-20

奥斯卡最佳导演李安在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使用3D立体影像、4K高分辨率、每秒120帧高帧频技术拍摄,挑战电影史上最强视觉科技。日前他回到自己的故乡台湾宣传,特地不带任何演员,没有为戏剧、主创内容多说些甚么,主要都在畅谈着他如何用最新最高规的技术拍摄电影,并跟大家分享在前期到后期制作时所遇到的问题与触发的感动。

李安为了这史无前例地拍摄规格,形容自己就像被自己逼上绝境,但他还是坚持突破,甚至为了符合4K清晰影像,还要求演员们完全不能化妆上镜。李安导演为何在业界都还在使用24帧拍摄时,却一下挑战120帧,还4K、3D拍摄,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我自己年纪不小了,如果我的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的话,可能到我退休都做不到一半,就是你看市场能够怎么样,工业界能够给你怎样,一步步去求很稳的话,我觉得等不及。李安导演也坦言这是在做实验,但拍电影是一个艺术创作,观众反应怎么样啦,好坏你都不晓得,都是一种实验性,只是这次他在就观众看电影这事上做实验。

记者也有幸在电影未上映前受邀观赏了11分钟拟60帧2K、3D的电影试片,才一半不到的规格,却让人相当惊艳。有别于目前3D电影的影像都较微阴暗,李安导演新电影的画面不仅明亮清晰,景深也是比以往电影画面长许多。即便是大场面,里头演员就算远在100公尺外,你能仍看到他认真的演出,就如同我们在现场看表演一般。这也是李安导演强调拍摄这部电影很需要注意的地方,他说:有时候你小角色随便演一下,我们看主角,但现在不行,现在一点不行就把你带出去,现在要求很高。即便拍摄难度提升,手法也得每遇到一次问题就得不断翻新,但李安导演仍坚持,他说:一方面会让我害怕、犹豫不决,另一方面,当然是让我想冒险,越是不能做的事情,吸引力越大(笑),后来我还是觉得跳下去。

即便导演也到了耳顺之年,但对于电影,他仍如同小孩一般在这世界探索所有的可能,这次挑战电影史上史无前例的跃进,就连好莱坞知名导演詹姆斯卡麦隆也不看好,对此李安导演直言:其实很简单啊!你要变啊!你照老的拍法当然不行!、而且电影的手法会越来越多,你用过去的东西去想这样不够,你到将来有很多手法可以应付这个东西。

对于技术上的突破,李安导演并不执着在科技的进步,反而是执着在进步的科技能带给拍电影、看电影什么样的变化,他也追求着电影的美感,他强调:讯息充足的时候它就有一种美感,这是没有去拍的时候没可能了解的事情,你只是在门外臆想,你拍到你去做到看到以后,你慢慢反应以后,它有个东西在,我真的感染,我真的没有疯狂。他还说:我这才第1次做,我还有很多要改进,我要追求的才刚开始,我会继续追求这个东西。

最后李安导演更希望大家都能进影厅看看他为大家带来划时代的电影产物,也希望大家都多给一些反馈,不论好的不好的,对他而言都是学习很重要的资源。

记者:导演您这次挑战了影史纪录,为何您会选择《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这部电影来做这样挑战?

李安:这本书本身是挺有价值的,所以蛮好的书,它是利用一个大兵的经验,19岁的大兵,透过大兵的观察跟想象,作者是一个中年知识分子,对于社会很多的不满跟观察、讽刺都写在里面,蛮好的一本书。战争跟反映出参与战士的眼睛,他的直觉来感受一下美国,尤其是在达拉斯这些所谓正常生活,其实是奇怪的,光怪离奇的,这是一本讽刺性很高的一本书。正好我拍完《Pi》以后也在研究电影将来怎么看数码电影走到看得有面向跟很逼真的样子的时候,我们再升级人跟电影的关系是怎么样。我的心里面常常在想这些事情,所以这个东西把一个战场战士的一种知觉、感官搬到现实生活来检验社会心跟人心,这样的题材很适合来做这样的试探。(记者:所以是一种实验性质?)对!是一种实验性质。你当然也可以说每个片子都是一个实验,因为不晓得一个艺术创作,观众反应怎么样啦,好坏你都不晓得,都是一种实验性。那这个在电影本质上就我们怎么观影这件事上面算是一个比较实验性的作为。

记者:为何一口气就将电影拍摄规格从每秒24帧直接挑战五倍速120帧的拍摄规格,而不是循序渐进的速度?

李安:跳4K是2K的8倍,还有亮度上的跳。当然格数越高是越清晰,到60格我还是觉得是在看电影,欸!到超过60格又像是另一回事情,那时候我可能犹豫了有一年吧!我觉得电影是不是有个界线,超过这个界线,我的态度要怎样,我会不会做,好不好,我都不晓得,一个位置的状况不是说精益求精,因为超过一个格数,它又是另一回事情。一方面会让我害怕、犹豫不决,另一方面,当然是让我想冒险,越是不能做的事情,吸引力越大(笑),后来我还是觉得跳下去。

有两个原因,第1个,就是说我自己年纪不小了,如果我的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的话,可能到我退休都做不到一半,就是你看市场能够怎么样,工业界能够给你怎样,一步步去求很稳的话,我觉得等不及,这是我个人的因素。另外一个我就是觉得说,你那个baby step很小一步的话,争议性蛮大的。你2倍就48格,就像电视甚么的,我觉得其实没甚么道理的话,你没办法去证明它是一个不一样的媒体,所以我觉得跨那一步要跨的够,你这个论点、观念才能够很清晰的呈现。我觉得小小的改进、慢慢的演化,第1个我自己不愿意等,第2个我觉得好像没有甚么用,除了制造混乱以外,没有甚么用。

记者:在相关摄影、播放器材都缺少甚至没有的情况下,您又是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的呢?

李安:你跳下去以后就没有办法还回去了(笑),这不归路了嘛!这跳下去你已经投那么多钱,你不可能做一半做不下去,所以就要坚持,就一直逼,一直逼,一直逼这样,厂商也一直逼。我们运气不错,遇到一个技师,他每个环节都能想办法链接起来,计算机让他作业,外面不会做的,我们自己研究,也都做出来了,技术上是一个困难,但怎么样拍摄才是一个比较大的困难。我觉得光要不一样,还有一个整个运作你要看清楚各种手法,习以为常的手法,从表演到镜头的运作到你拍摄,很多东西你觉得还不够。当然我算拍的经验各方面算比较充足的,我的经验可以弥补很多,我这样不能看的话,我会想别的办法看要怎么补救,当然不是长久之计。

但这个片子我相信是可以看的,好不好看就看大家,我相信它可以看,它能够看下去本身已经有点奇迹了。当然我刚开始做,我知道会很难过,但我没想象到会这么难,就是它的难度是你在做的时候发生的。我人生也是很矛盾啦!就是你困难的时候,你是最有劲的,那个奋进的精神是让你获得很大的发挥,这也没甚么好说的,既然你目标订了,就是要把它做出来为止。那现在的困难是在发行上你怎么让他普及这件事上,一步一步来啊!

记者:您在电影路上常常走在最前端,您当初是怎么说服投资方愿意跟您一起努力?

李安:我是先讲60格,我说有什么好处,那他要我拍片,大概会多出多少钱,算算可以,开始上路了。上路后发现120格更好,那就一步步说嘛,就各种不同可能性的倍数嘛!电影一般24格,我要做60格,都是倍数,然后4K用2K放效果更好,等于是3K什么什么,现在电视是4K一步步去说服。没有一个方法他都要长期抗战,没有方便门,就是有一招就都OK,不是这个样子。每一样都要长期奋斗,累是累在这个地方,我觉得还不是在科学方面、科技方面的突破。

记者:高规的拍摄方式很容易让演员的缺点轻易暴露,当初面试演员有跟他们说这样的情况吗?

李安:就差不多要决定的时候跟他们打个招呼,新的演员他被选中已经很高兴了,没什么好讲的,就那些明星啊!决定到他的时候,都会讲一下这大概是怎么样,我碰到都还好,他们都说:好!来试!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当然你好处还没看先看到缺点,看清楚嘛!就一步步的就是应付就是了,因为它有很多的好处,你不能因为可能看到缺点,把它好处都不去追求。我相信在我的MONITOR,就是屏幕上面,即使是60格不到2K的质量,他们看到都说:喔!原来是这样的,是很不一样的!欸!你们今天看的(采访当天媒体有先看11分钟60帧的试片),任何人看了都觉得很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化妆、头发啦!他们(明星们)会比较介意,就说:那能怎么看呢!我觉得不管怎样,你都要寻找它的美感。你看到毛病这些东西,就把它纠正过来啊!

记者:卡梅隆导演日前向媒体表示不看好120帧的拍摄规格,认为没有必要且这会暴露很多缺点,您怎么看呢?会找机会跟卡梅隆导演一起再研究吗?

李安:其实很简单啊!你要变啊!你照老的拍法当然不行!(记者:您会这样跟他说?)对啊!大家拍出来看嘛!对不对!好看!大家就继续拍,不好看就不拍,就这样,我觉得就是寻找一种新的美感。

记者:全世界能播放120帧电影只有4-5家,会不会觉得太少?

李安:没有办法啊!它60格也很好看!到24格都可以看!你要用甚么方法放,我就给你甚么样的东西,对过去来讲都是一种进步。因为我的拍摄是用比较清晰的方式拍,比较多的数据给它混进去的。

记者:您又如何看待每秒120帧的画面上映后,却因为版本关系得效果打折的情况?

李安:不会,那不一样,我觉得60格跟2K是蛮好的结合,那24格是我们看习惯了,都可以,各自有各自的东西。你说48格就看到缺点,60格更清楚,那120格那不是更糟糕,不是这样的。120格有120格的东西,你没有看到前你不能讲。在我拍这前,没有人看过120格的亮度,你没有看到你就不能讲,你不能推论,这我很肯定,就算120格比60格更容易看,你没看到都不算数。

记者:今天有幸看到11分钟的试片,发现镜头相当清晰明亮,感觉里面所有演员都是有戏,无法专心主角的视觉焦点,这会是缺点吗?

李安:这是很好的问题,我觉得不会,因为在人生里面我们的眼睛也在扫我们的焦点,我觉得这对观众更是一件尊重的事情。因为你不是你就是看这个、看那个,然后我怎么剪接,你就这么看,你让他在观影的时候有更大的自由性,我希望能够看得更深一点、更多一点,问题是重点是你怎么控制这么多好演员,真的只有这个问题。有时候你小角色随便演一下,我们看主角,但现在不行,现在一点不行就把你带出去,现在要求很高,所以詹姆斯。卡梅隆也没讲错。那我们回到就是第1个,你没有看到你不要讲,第2个就是说,你就是提升嘛,你对自己要求就多一点,到你值得这样看为止。而且电影的手法会越来越多,你用过去的东西去想这样不够,你到将来有很多手法可以应付这个东西,我们慢慢走,慢慢进步,慢慢看这样。

记者:这会不会也是您认为这样高规的拍摄模式更适合剧情片的原因?

李安:我觉得这也很难讲,因为120格就是120格的东西,其实不要想说更这样、更那样,你就是应付它,然后制造一个很好的效果,用它来做效果这样,这很简单。你不用去跟别的比,它就是有它的东西,现在我们技术还不足嘛!我们现场还看不到120,所以这些我都慢慢去要求,我们还没有master,真的做得很好的地方,我们才刚开始,将来我们会找到很多门路。然后我觉得基本上甚么都可以拍,没有说只有写实的,只有吓人的,只有甚么可以拍,什么都可以拍!当你会拍,什么都可以做,当不会拍,什么都不能做,就是这样。

记者:接下来在电影路上您还有什么是想要挑战的?

李安:有!我觉得后制作还有很多挑战,我这才第1次做,我还有很多要改进,我要追求的才刚开始,我会继续追求这个东西。那我知道,出来以后可能有人喜欢这个东西,也有可能相反的反应、排斥,各种情形都会有。我希望我还有机会继续追求,我觉得当我看到它的时候觉得很美,不是缺点暴露,它真的就是一个很美的东西。其实说穿了,没有别的,现在我需要的有战场、战士的要讲一些原因,都是让我们比较了解,说出来就是很简单,它就是很美,有一种美感,我会继续去追求。

记者:想要让大家看到它的美?

李安:你看到了吗?它不只是清晰,它有一种美感,它对人有一种同情心,你看到他脸这样,气色看上去的时候,他真的有东西给你的时候,你对他的投入不是你以前的经验,不光是参与感,都不是。讯息充足的时候它就有一种美感,这是没有去拍的时候没可能了解的事情,你只是在门外臆想,你拍到你去做到看到以后,你慢慢反应以后,它有个东西在,我真的感染,我真的没有疯狂。你可以看到嘛!你可以感受到嘛!这个事实胜于雄辩。我们不要讲就是了,你既然不喜欢我还没有做好的,我就尽量把它做好,我相信里面有很多美感等我们去挖掘。

记者:最后能告诉大家想在中国看到以120帧播放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要去哪里看?

李安:在北京会有一家最高规格,上海会有一家,他们都会相当的好。上海那一间可能会比较大,电影院我还没有看到,不过我们决定要装了。除了这两家电影院以外,一般跟台湾一样都放24格、3D,我觉得是比过去都有进步,因为我的数据比是比较多,数码比较多,还有60格有可能的。那如果是Dolby的电影院的话,它可以放120格2K,不是4K,有它高反差这个处理,非常好看,我刚刚才去做了回来。在国内就不放2D了,在美国还有2D、120格这种规格,也很好看,我也是重新创作过一次。然后IMAX的话,我希望它有双机的话通常是比较好看,我希望能够派上一点,不晓得能不能,中国巨幕我也希望,就尽量争取放60格的,我尽量争取,我希望每格形式都给观众不同的感受。

记者:希望大家用什么样的心情与角度去欣赏这部跨世代技术拍摄出来的电影?

李安:我希望观众进电影院,不管他以哪种形式来看,我希望用敞开的心情接受新事物,给它一个机会吧!呵呵!我希望用这种开放式的心情去观赏这部电影,然后我非常渴望大家的反应怎么样,好的不好的,这样的那样的,这也是我一个学习很重要的资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