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行纪3——天竺三寺

来源:http://www.hanxuanlove.com 作者:历史动态 人气:193 发布时间:2019-09-12
摘要:三生石位于杭州三天竺寺,三生石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很多人的爱情是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开始的,而相爱之后人们又一定会期待“缘定三生”。 如果在

三生石位于杭州三天竺寺,三生石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很多人的爱情是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开始的,而相爱之后人们又一定会期待“缘定三生”。

如果在杭州计划去灵隐寺的话,给大家推荐一下天竺三寺(下天竺法镜寺,中天竺法净寺,上天竺法喜寺),这里离灵隐寺不远,但不像灵隐寺那样充满铜臭,人不多,以杭州本地人为主。可以在下天竺寺下车,一直走到上天竺寺不是很长,而且路上很美,上下天竺门票是十元,中天竺免票,香免费拿。上天竺很有名的斋堂斋饭是五元一个人,蘑菇白菜豆腐和紫菜汤。三座寺庙统一都是特别漂亮的黄色。

杭州行纪1——腊月西湖

天竺邂逅三生石我看到、接触到三生石真的是一种意外,是一个偶然。因为此前我虽然知道三生石,知道此石象征着缘已有约,代表着命已注定,但我却不是很清楚三生石的典故与传说,也更不知道三生石原来就在我已居住了有些日子、我已平时走游过很多角落的杭州。否则,我一定早去了,一定身临其境而眼见为实了。年前深冬的一个双休日,我去天竺的寺庙为一个人远在深圳、正在生病难过的朋友祈祷。说实在的,以前我进寺庙是只动眼而不动心,只看而不烧香的,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唯物主义者,事事在我不在天。但是今天由于相隔千里而无能为力,我实在不能继续保持冷静,因为她与我的关系非比平常,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是我们彼此关心、天天牵挂已经很长日子了,她是我的一个网友,也是一个在现代都市中飘且迷茫的人。 “同是天涯飘泊人,相知何必曾相识”。在今天这个纷繁复杂而多变的社会里,我感觉真的相知比熟的相识显得更重要,也更为让人所渴望。之所以去天竺,是因为我住的地方有一班中巴直达东南佛国灵隐,而天竺就在灵隐寺的附近;之所以不去灵隐,是因为灵隐寺我已去过多次,而且都是都是由于旅游的原因,灵隐寺其实多是游人为游而去的,而今天我没有心情。天竺在历史上有西湖"佛国胜地"之称。从灵隐向西南,周围数十里,两边奇石秀岭重叠,峰峦幽深,丛山密林中从下而上散布着下天竺、中天竺和上天竺三個古寺:法鏡寺、法淨寺和法喜寺。天竺就是三個古寺的总称。三天竺寺均以佛教观音道场著称,又各具千秋:上天竺规模宏大,历史上曾经胜过灵隐寺而居西湖之首,寺内供奉有来历与法力均神秘奇特的香木灵感观音像;中天竺的创建者据说是位年逾千岁的高僧,于是人们自然把它与祈求长寿联系在了一起;下天竺位于飞来峰东麓,其前身是印度僧人慧理创建的翻经院,与灵隐寺最近,是从灵隐寺分离出来的,为隋朝古刹,历史久远,从北宋以来一直是演讲天台宗的“教寺”。我在灵隐寺下了车,过其寺前那块写着“咫尺西天”的照壁,顺着道旁涓涓小溪,往前行走不远就到了下天竺法镜寺。法镜寺为目前杭州市唯一的比丘道场,屡经兴废。如今寺内中轴线三大殿等已整修一新,佛像全部贴金,其中药师殿内药师如来坛,按《药师经》教义设计塑造,造型别具一格,为国内仅有。其实这才是我选择来此为生病的她祈祷的主要原因。在寺内,我认真而虔诚地拜了佛,烧了香、许了愿,祈祷完毕,立觉当下心安。正准备离开之际,我突然不经意间从门票上的游览示意图发现寺庙院后居然还标注着一个景点“三生石”。一看到这三个字,我心中顿时有一种强烈想见的渴望。可是东奔西走,在寺内我并找不到三生石。于是,我就问寺中正在打坐的年已老迈的法师,从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出她对我这位施主主动的询问很是热情,让我隐隐推测到这地方平时一定少有人去。她不仅指点了我具体的路线,似乎还简要的给我介绍了三生石,可是由于我不是本地人,她后面的话我多数没有听懂。走出法镜寺,不几步,便见路边有一座小石桥,过桥,在一家饭店与一群破旧房子之间,我沿着土路向山上寻去,原来三生石并不是如门票所示在寺庙的正后方,因此要左向而不是右拐;同时这块石头是也不在山上的而是在山脚边,因此也不要怎么爬山,虽然没有路标指示,但距离真的是很短,几分钟就到了。三生石其实很普通,是一点不起眼的,远远看去,只是一些形状各异、嶙峋而略显峥嵘的大石头散落在深沉的绿色里。若事先心中不知道,我相信没有人会认为那就是占领无数心世界的三生石,我也相信这里许多人曾路过走过,但却不以为然的错过了这平常但不平凡的石头。刻在石碑上的关于典故的文字,由于历经沧桑已不太认得清了,而且是从前的我们现代人不是很适应的繁体,但幸好刚刚被红漆描过,让我依稀可辩。传说古老而久远:唐时洛阳名士李源久居某寺,与寺中僧人圆泽交情甚笃,一次两人同游峨眉山,途中圆泽辞世,死前与李源约定,十三年后的中秋之夜相见于钱塘天竺寺。十三年后,中秋月下,李源如时赴约。就在此石旁,正当他独自喟叹当年的友情时,恍惚间,一牧童缓缓骑牛而来,隔涧高歌:“三生石上旧精魂,赏风吟月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李源知是圆泽,就想上前和他亲近叙旧,可牧童又唱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下瞿唐“,唱完就不知所踪……。一切如梦如幻了无痕,但一切又不可思议都是真。 在不怎么温暖的阳光的照耀下,我孑然独立,轻轻抚摸着那刻在石头上的“三生石”三个字,犹如抚摸自己心灵上因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而曾经留下的一道伤痕。沉浸往事,我举目环顾,乱石丛中,到处是枯叶,一片萧瑟,四处少有人迹。面对冷冰冰、沉默无言的石头,我不禁感到孤寂的氛围环境无形中渗透出一缕莫名的残酷意味,我感觉眼前的景象呈现给我的不是什么情意绵绵的海誓山盟,恰恰相反让我联想到的而是“海枯石烂”,是所有的“海誓山盟”可以终结的地方,这里提供了一切都可不诺、一切都可反悔的条件!因为此处已无水,沧海已枯;此处乱无序,坚石已烂。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后世的圆泽又怎会“欲话因缘恐断肠”,“却回烟棹下瞿唐”,唱完就不知所踪呢?从古至今,不知人世间曾许下过多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以期能厮守生生世世,可是真正作到的又有几人呢?中国古代最著名的爱情——宝黛的爱情不也是从三生石畔的前生开始的吗?——“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仙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 日以甘露灌溉……”,可是,林黛玉最后也只能“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沟渠”。山前庙后独愁索,哲学自己陷迷惑。不知前世谁是我,此生过后又为何!生老病死痛折磨,更有相思无人说!人有一辈苦已多,怎堪三生为践约!三生石前三声问,人间哪里修正果!

图片 1

关于它的来历,民间传颂着一个“三生践约”的古老传说。

图片 2

杭州行纪2——九溪烟树

看着这块千百年来存在于世人、情人心头的石头,我不禁陷入深思:人世间真的有轮回吗?一个人真的有前世、今世与后世吗?两个有情人之间真的有因缘相牵吗?如果有,那么又何以总是“天长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呢;如果没有,那么“世间到底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呀”。惆怅东栏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难道真的如佛家所云:“情是妄念,四大皆空,万物皆无”才是人生的真谛吗?看过三生石,我带着尚没有答案的问题顺便就上了山,真的又是一个意外:原来从这里上去就到达的是飞来峰,而无须门票的。这多少让我有些意外,感觉今天似乎真的“三生”有幸,不禁高诵了一句“阿弥陀佛!”。(张春耘2002年4月3日)

游天竺寺 作者: 崔颢朝代: 唐体裁: 五古 晨登天竺山,山殿朝阳晓。厓泉争喷薄,江岫相萦绕。 直上孤顶高,平看众峰小。南州十二月,地暖冰雪少。 青翠满寒山,藤萝覆冬沼。花龛瀑布侧,青壁石林杪。 鸣钟集人天,施饭聚猿鸟。洗意归清净,澄心悟空了。 始知世上人,万物一何扰。

相传在唐朝年间,河南洛阳慧林寺的当家和尚圆泽与洛阳名士李源十分友善,一天,他俩相约到四川峨眉山朝圣,在选择行程路线时,二人发生了争执。圆泽提出走长安,经陕南汉中入川,李源却坚决反对。原来他虽满腹经文,却屡试不第,曾发誓再也不踏京城一步,因而提出南下江南,沿江上溯,经江西、湖北入川。圆泽虽有难言之隐,却拗不过李源一再请求,只好暗中叹息,勉强依从。

图片 3


图片 4

两人结伴而行,南下江浙,溯江而上。转眼到了瞿塘三峡。一天,他俩正要舍舟上岸,圆泽忽见一个三十开外的妇女,外穿一身旧衣裤、内衣却是锦缎绣服。只见她身怀六甲,却背负着瓦罐汲取泉水,圆泽不觉愀然不乐。他指着汲水的妇人对李源说:“此妇身怀六甲已等我多年,我不来,故不得乳。我因不忍离你而去,才提出走长安一线。今已遇此妇,便不可逃避了。”接着他又对李源说:

图片 5

杭州之行的最后一天,下午就要去机场,已经容不得慢悠悠的乱转,我们只能挑个路程不长的地方看看。

“我今生有幸与君结为知心好友,情深意厚超过同胞兄弟,无奈大限已到,只得与君分别,明朝我将要西行矣。三天以后,请君到那位妇人家相访,那儿便是我托生的地方。小儿分娩后第三天沐浴时,我以一笑为信,当天晚上小儿就将死去。十二年后,再与公相见于杭州天竺。”圆泽说罢此话,便圆寂而去。

图片 6

灵隐寺大名鼎鼎,声名既大,只怕“隐”不到哪里去了,在小盼的建议下,我们准备走一遭天竺三寺。

三天过后,李源寻到那户人家探视,果然在三天以前生下一个男儿,此时正在家中沐浴。说来也是奇怪,本来还在呱呱啼哭不止的小儿,一见李源便止住哭声,并展眉一笑。李源见此顿觉惊喜不已。可是当天夜晚,小儿就卒亡了。

图片 7

下天竺法镜寺,中天竺法净寺,上天竺法喜寺。沿着林泉小路慢慢走上去,早晨阳光正好,又是一句旧诗: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十二年过后,京城长安爆发了安史之乱,中原大地兵荒马乱,战火纷飞。李源为了躲避战乱,背井离乡,流落江南,后来又来到杭州。这时他不禁想起圆泽生前立下的天竺之约,便匆匆赶到灵隐寺下的天竺寺去。他走进大殿燃香点烛、虔诚参拜,愿菩萨保佑再与故友相见一面。参拜完毕,他信步走出寺院,来到一座山脚下,见一块大石头临溪而立,漏漏溪水沿着石畔流过,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他一面走到石旁坐下休息,一面向远处眺望,以期与故友重逢相见,正当神情恍惚之时,忽见一个牧童身穿紫布花袄,头挽菱角髻,骑在一头斑牛背上缓缓而来。牧童一边扣着牛角,一边高声唱道:“三生石上旧魂精,赏月临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情常存。”李源闻歌,欲上前共话前因,那牧童一见李源即道:“李公真信士也。”于是又扣角唱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前因欲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唱完歌,牧童远远地看着李源,拍手大笑。李源感到奇怪,急忙上前想问个明白,但被石前溪水所隔,无法过去。他遥望牧童,穿过树林,隐没在山谷中,不知所向。李源回到寺后,向僧人打听,才得知刚才坐过的那块大石头叫葛稚川石,是着名道士葛洪炼丹时用过的炉台。李源继而深思牧童唱的那番诗句,仔细琢磨,恍然大悟。

图片 8

清晨入古寺

自从十二年前在瞿塘三峡与圆泽诀别,到灵隐下天竺再次相遇,恰好正是三生。李源又来到天竺一带附近农家四处查访,打听牧童的下落。问了许多人家,却毫无结果。后来只好依依不舍离别而去,怅然踏上归途。

图片 9

初日照高林

图片 10

我并无宗教信仰,游览山寺也只爱它风物清幽。唐诗里有那么多带着禅意的诗歌,可以写好几本专著的。何况诗意与禅意本就相通,不碍同赏。

图片 11

隐藏在绿树青山里的黄色院墙,入眼清和静寂,山路两边一例是泉石深树,任何一处都可以坐下来饱饱地看上一阵,真是羡慕住在这里的人,没事儿就可以出来走走。我们走马观花一上午,也不过留下脑中的吉光片羽,常常得此享受是不可能了。

清泉石上流

山路一侧是陡峭的山壁,作为武侠控的我开始胡思乱想身轻如燕的侠客是否能从这里攀援而上,忽然看到山洞一枚,万分惊喜:

会不会有前辈高人坐化在此,留下武功秘籍呢……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武侠小说里的重要母题——山洞奇遇。

楠老师说,南方的寺院和北方不一样,可以好好看看。这些寺院依山势而建,连成一片,气势恢宏,很是庄严正大。

法喜寺票价十元,进门赠送清香三炷,可供佛前一礼,如果是信徒来还愿,想必另有供奉。中天竺与下天竺应该差不多。

这些寺院都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多经修缮,佛像金身都十分精美,我们进了上天竺,真有一些“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觉。

法喜寺

寺院中听了一会儿梵呗之声,杭州之行就要结束了。

时间有限,小盼还要上班。我们手忙脚乱地给家人买了些礼物,在出租车上与她匆匆分离。

回旅店取行李,在门外拍了一张照片,很清雅的小别墅,店主十分和善,出门前还送我们几个橘子路上吃,推荐这家小店。

清台别院

出了旅店望出去,就是远处的玉皇山。这条路叫做莲花峰路,两旁的民宿依山而建,门前都有潺潺流泉,清音悦耳。

玉皇山在望

小盼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说好的“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呢,我还是喜聚不喜散,极不情愿挥手道别。

忽然想到,此刻没有比金句之王苏东坡那首《临江仙》更合适的词了: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这首词原是东坡为朋友送行的,送到最后,主人亦是行人,天地既是万物之逆旅,你我俱行于大化之中,根本无甚分别,自然也就不用为远行而蹙眉。

一双膝盖献给苏东坡,一首词献给小盼

本文由2020欧洲杯竞猜官网发布于历史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杭州行纪3——天竺三寺

关键词: 历史

上一篇:月下老人的典故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