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51144.com永利澳门 > 永利集团 > 画一张中间帧动画的单价大致是 200 日元
画一张中间帧动画的单价大致是 200 日元
2020-01-17

日本动画制作行业的严酷劳动环境和待遇问题,这几年是年年被拿出来讨论,但改善劳动待遇不是简简单单的提升劳动者工资就可以解决的,如果只是一味的涨工资但拖累公司经营的话,最终的结果是公司倒了制作者又要重新找工作。而这几年日本动画行业也有一些改善劳动者待遇的尝试和努力,在 22 日的 Abema TV 的《AbemaPrime》节目中就介绍了行业这几年来的一些努力情况。

在东京杉并区,有一间由非营利组织「动画制作者支援机构」开设的动画制作者低租金公寓,运营这个公寓的资金依靠的是众筹,房间是六畳一间房租每月在 3 万日元以下,租客是隶属于各个制作公司,从业经历在 3 年以下的新人制作者,这个公寓租金超低的原因是动画制作者的工资就不高。

在 TV 动画的场合 30 分钟的动画需要 300 卡到 400 卡的画面,而一卡画面又由几十张到几百张的画面构成,动画基础作画岗位分成中间帧动画和原画,原画绘制的是关键画面,中间帧动画则是补充原画之间的细节让画面动起来。原画需要根据分镜的要求,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绘画力绘制出高质量的原画,一般来说动画制作者是从中间帧动画开始做起,并以成为原画作为自己的目标,一话 TV 动画就由基础作画岗位的制作者们 3000 多张的画作构成。

在这间低租金公寓中的某位租客说,通过做中间帧动画积累 2、3 年的经验后可以成为原画,但是原画的工作内容和中间帧动画完全不同,为了成为原画就必须要自己在空闲时间练习绘画,如果只是去打工的话在成为原画师后会很痛苦的,但是做中间帧动画最早工资每月只有 1 万日元,只靠做动画实在活不下去。

另一位租客阿久津徹也说,画一张中间帧动画的单价大致是 200 日元,画 500 张的话就是 10 万日元,但这是画的很快的人以及高效率的人才能达到的水平,对于新人来说能不能画出 100 张合格的中间帧动画都是问题,根据情况以研修的名号一直不给工资的时候也有,原画制作者和中间帧动画制作者大半都是计件报酬。

根据 2013 年的调查 25 岁以下的动画制作者,原画平均年收入 282 万日元,中间帧动画平均年收入 111 万日元,3 年内新人离职率高达 9 成。

现在以 Lerche 名义活动的制作公司「Studio 云雀」为了改善劳动环境,从 2018 年4 月开始引入根据工作量计定的报酬制度。原画师的报酬一般是一卡原画×4000 日元,动画制作行业的习惯是无论登场在这卡原画中登场一个人还是三个人,工作单价都是一样的,无论在一卡原画上花费多少劳力但工资是相同的。所以 Studio 云雀开始引入了全新的报酬机制,越复杂的画面原画就能得到越高的工资,虽然目前暂时只面向原画师采用这种报酬机制,但之后也打算扩大使用到中间帧动画岗位。

Studio 云雀的制作部部长宮崎裕司说「动画是一个很有元气的市场,而且规模也很大,如果不创造出一个可以让年轻的制作者持续工作 20 年、30 年的环境,那么日本的动画是没有未来的,现在是必须要进行改变」。

而汤浅政明的动画制作公司 Science SARU 则是通过原画数字化制作,来提高生产效率减少劳动量,以效率换时间而不是一味的让制作者加班加点。

日本的动画产业销售额从 2009 年到 2013 年增长了 18%,但是从 2009 年到 2013 年日本动画制作者的平均工资只增长了 5%。动画监督与日本动画制作者·演出协会的代表理事入江泰浩,就说虽然现在动画周边商品销售与海外配信权销售部分的金额增长,但制作预算,流入制作现场的制作资金并没有变化,虽然制作作品数量增加,给年轻世代的动画监督也有了挑战的机会,即便创作出了一部人气动画作品,但制作公司也没有多少钱,无法对制作者提供更多的资金。

一方面政府补助,取缔黑心企业的制度保证是必要的,但同时制作公司与制作者一直没有努力争取更高的收入也是问题的原因,长此以往中国这样人口较多的国家在动画制作上就会有优势,为了确保动画制作者并且能够持续稳定制作动画的话,制作公司需要好好的宣传自己,像 Netflix 那样积极的在资金丰富的地方进行自我营业是非常必要的。

至于数字化作画技术,入江泰浩认为,数字作画适合《恶魔人》这样电影风格制作方法的作品,但是要制作像京都动画《吹响吧上低音号》那样运用阴影和高光细节处理的作品,数字化作画比较难应用在这类作品中。

庆应义塾大学的特任副教授若新雄纯「虽然动画比起在海外,或许在日本并不畅销,但是日本也缺少保护作品创作土壤的氛围和投资者。和其他领域相比,日本动画也有过地位很低的时代,今后即便是投资动画也必须要树立起守护日本动画创作土壤的意识」。

本文链接: